快捷搜索:

#华与华书房#华杉注四书《孟子》【94】

曾元对父亲的伺候,叫做“养口体”。曾子对父亲的伺候,叫做“养志”。你不要觉得你把父母伺候照应得很好,要反省一下自己是“养口体”照样“养志”,达到曾子的标准,才算合格。

【孟子曰:“事,孰为大年夜?事亲为大年夜。守,孰为大年夜?守身为大年夜。不掉其身而能事亲者,吾闻之矣;掉其身而能事其亲者,吾未之闻也。孰不为事?事亲,事之本也。孰不为守?守身,守之本也。”】

事,有所敬奉而不敢违抗叫事。守,有所维持而不敢错掉叫守。

事奉谁最紧张呢?事奉父母最紧张。守护谁最紧张呢?守护自身最紧张。自身是什么?一是自己的身段,二是自己的品质节操。

自己的品质节操无所掉,而能事奉父母的,我据说过;自己的品质节操都已经陷于不义了,还能事奉父母的,我没据说过。事奉的事都应该做,然则事奉父母是根本;守护的工作都应该做,然则,守护自身是根本。

守护自身比事奉父母更紧张,由于守护自身,是事奉父母的条件。而事奉父母,要靠你自己呢!假如自己能以道自守而不掉其身,则显亲立名,光宗耀祖,可传于后,那便是对父母最好的事奉。假如自己一掉其身,陷于不义,则屈辱家门,还事奉什么呢?

以是朱熹说,守身,是持守其身,使不陷于不义也。

守身,除了守护品质节操之外,还有一个基础的,保护自己的身段。身段是革命的成本,当然也是孝亲的成本。子欲孝而亲不在,已经够悲催,亲欲子孝而子不在,那就更是惨痛。张居正评释说:“孝子不登高,不临深,一出言,一举足,不敢忘父母,皆守身以事亲之旨也。”以是说孝子都惜命,毫不参加任何冒险运动,一来自己怕逝世,二来怕逝世了或伤了,掉了孝道。

【“曾子养曾皙,必有酒肉;将彻,必请所与;问有余,必曰‘有’。曾皙逝世,曾元养曾子,必有酒肉;将彻,不请所与;问有余,曰‘亡矣’,将以复进也。此所谓养口体者也。若曾子,则可谓养志也。事亲若曾子者,可也。”】

曾子,是孝道的标杆。曾皙,是曾子的父亲;曾元,是曾子的儿子。

曾子伺候曾皙,每顿饭都有酒有肉。吃完饭要撤下去的时刻,必然问他父亲:“剩下的给谁?”假如曾皙问酒肉还有没有多的,必然回答说:“有!”曾皙死后,到了曾元伺候曾子的时刻呢,就不一样了。每顿饭,同样有酒有肉。吃完了要撤下去的时刻,曾元不会多问曾子这一句话,直接就撤下去了。假如曾子问还有没有多的。曾元就说:“没有了。”纵然有,他也说没有,反正父亲已经吃完了,还有的,下一顿还要上啊。

曾子为什么要问父亲“剩下的给谁”呢?由于他和父亲心意相通,时候揣摩着父亲的希望,是不是有他想照应的人啊?父亲想给谁,我就给他送去。当父亲问有没有多的,不管有没有,都高兴的回答:“有!”由于父亲既然问,他肯定想要给谁吃。没有我再去买便是了嘛!至于现在家里有没有,根本就不是重点。

曾元呢,就不一样了,他只是完成自己觉得的伺候父亲的职责,而没有和父亲心意相通,去实现父亲的心愿。

以是曾元对父亲的伺候,叫做“养口体”。曾子对父亲的伺候,叫做“养志”。你不要觉得你把父母伺候照应得很好,要反省一下自己是“养口体”照样“养志”,达到曾子的标准,才算合格。

图片发自简书App

我的孟子进修参考书目:

四书章句集注,朱熹,中华书局

张居正解说孟子,张居正,中国华侨出版社

孟子正义,焦循,中华书局

孟子译注,杨伯峻,中华书局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